首页 期刊简介 最新论文 过往期刊 审稿须知 在线投稿 广告订阅 联系我们
新版网站改版了,欢迎提出建议。
联系我们
稿件查询:
投稿咨询:
投稿邮箱:
友情链接
精品论文

雨伞


  倭雷依太太是个节俭的妇人。她是知道一个铜子儿的价值,并且为了累积零钱她有着一肚子的严格原则。她的女佣人从那些经手采买的食品上面刮点儿油水无疑地要费着大事;她丈夫倭雷依先生也要费尽极端的困难,才能在皮夹子里留点儿零花钱。然而他们家境却是很宽裕的,并且没有儿女。不过倭雷依太太看见那些白的小银元一个一个从她家里走出去就感受一种真切的痛苦。那简直是她心上的一条伤口,所以每逢她应该花一笔略为可观的钱, 总有一两夜睡不安稳。
  倭雷依先生不住地向他的妻子说道:“你手笔应该放宽大一些,毕竟我们永远吃不完我们的进款。”
  她答道:“未来的意外,谁也不知道。多留几文总比少留些好。”
  那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矮妇人,爱活动,爱清洁,面上略带皱纹,并且时常要生气。
  她丈夫因为她而忍受的种种节约时时觉得不平。其中的某一些特别使他感到痛苦,因为那都是伤了他的自尊心的。
  他是陆军部的一个主任科员,一直待在部里不走开,而原因不过是服从他妻子的命令,借此增加家里那些用不完的年金收入。

  然而两年以来,他永远提着那柄打满了补丁的雨伞使得同事们发笑。他终于被他们的轻嘴薄舌恼昏了,只得强迫他妻子替他买一柄新的。她替他买了一柄八个半金法郎的雨伞,那是某家大百货商店做广告的货品。部里同事们看见那是成千成万扔在巴黎市内无人过问的东西,因此又来重新另开玩笑,倭雷依先生只好忍着一肚子闷气痛苦的熬着。那柄伞简直毫不经用。不到三个月就成了废物,在他的部里,大家都把这件事当成笑料。并且有人把这件事编成了一首歌,从早到晚,从那座大建筑物的楼上到楼下,时时都听见有人唱着。
  倭雷依气极了,吩咐他妻子买一柄价值二十金法郎的薄绸子的新伞,并且要她带发票回来做证明。她却买了一柄十八个金法郎的,愤愤地红着面孔交给她的丈夫,一面说道:“你有了这柄,至少要用五年。”
  扬扬得意的倭雷依在办公室里真正挽回了面子。
  到了他夜间回家的时候,他妻子用一种放心不下的眼光瞧着雨伞向他说道:“你不应该把橡皮圈箍在上面,那是要勒断丝经的。这应该由你自己留心照顾,因为我不能够不到几天再买一柄新的给你。”她拿着新伞把橡皮圈捋开,把伞衣摇散。但是她又吃惊了。在伞衣上发现了一个鹅眼大小的圆洞,那是一个被雪茄烟烧出来的焦痕!
  她喃喃地念道:“那上头是什么?”
  她丈夫没有回过头来安然答道:“谁呀,什么东西?你说什么?”
  现在,怒气塞住了她的嗓子,她简直说不出话了:“你……你……你烧焦了……你的……你的雨伞。你……你……你真发疯了!你想把大家弄得倾家荡产!”
  他自己觉得面色发青了,转过身子向她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烧焦了你的雨伞,瞧吧!”
  她如同要和他相打一般扑到他跟前,激烈地把那个圆圆的小小焦痕放在他的鼻子下面。
  瞧见那个焦痕,他不免呆住了,吞吞吐吐说道:“这……这……这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也没有做,我向你发誓。我不知道这是怎么搞的!”
  她现在嚷起来了:“我猜着你在部里,一定拿着这柄伞玩耍,你做了变戏法的,你打开了给他们看。”
  他答道:“我只撑开了一回,让他们看看这柄伞真漂亮。就是这样,我向你发誓。”
  但是她气得跳起来了,向他狠狠地大闹了一场,使那些爱和平的男子觉得家庭比弹丸如雨的战场还可怕一些。
  她量了大小,在旧雨伞上割了一块颜色不同的旧绸子补上去;第二天倭雷依委屈地拿着这件经过修理的雨伞出门了。到了部里,他就把它搁在柜子里,心里把它当做可怕的回忆一样不大惦记它了。
  但是,他在傍晚时候回到家里,他的妻子便双手接住雨伞撑开来看,她发现伞已损坏得不可收拾,气得嗓子都噎住了。雨伞上穿了无数的小孔,那明明是烧成的,仿佛有人把烟斗里没有熄灭的灰倒在上面一样。东西是断送了,断送到不可救药的地步。
  她一言不发地检查着,真气得一个字也吐不出。他也一样,他检查着损坏的情况,他发愣了,吓糊涂了,狼狈不堪了。
  两人互相瞧着,他只好低着眼睛,随后,她把那件破玩意掷到他的脸上,她的嗓子从愤不可遏之中恢复过来,她高声喊道:“哈!短命鬼!短命鬼!你特意这样做!真得让你看看我的厉害!你将来再也得不着这东西……”
  于是一出闹剧重新开幕了。暴风雨似地演了一个钟头以后,他终于能够解释了。他发誓说他一点也不知道,说这件事只能是由于恶意或者报复而来。门上铃子一响可把他救出来了。原来那是一个到他们家里吃夜饭的朋友。
  倭雷依太太把情况告诉了那个朋友。至于再买新伞,那算是拉倒了,她的丈夫再也不会有伞用。
  那个朋友对她讲道理:“那么,太太,他的衣裳岂不断送了,衣裳当然比雨伞更值钱。”
  那个矮小妇人依然是气愤愤的,她说道:“那么他只准用厨房里用的雨伞,我没有新绸伞给他。”
  听见这种意思,倭雷依生气了,他說:“那么我就辞职,我!我是决不肯拿着厨子的雨伞到部里去的。”
  那位朋友接着说:“拿这个去换一块伞面吧,那并不是很贵。”
  倭雷依太太依然是忿忿不平的。她喃喃地说:“至少也要八个金法郎才能换。八个加从前十八个,一共是二十六个!花二十六个金法郎买一柄雨伞,真是发痴!是胡闹。”

整理收集:中国电力企业管理杂志

上一篇:建筑工程混凝土浇筑施工技术要点分析
下一篇:日历


 
Copyright © 2018 《中国电力企业管理》杂志社 稿件查询 版权所有
投稿电话: 投稿邮箱: